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 第456章 吃醋的男人
    唐筱可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眼眸明显闪过惊讶。

    “是你。”

    那天她喝醉酒的时候,就是他经过自己身边,然后让她忽然联想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

    唐筱可在脑海里搜索着当天晚上的记忆,她记得,他好像跟自己说,她很快就会知道他是谁了。

    梁谦佑对她礼貌一笑,那样明显的柔情迷惑了唐筱可双眼。

    君时笙也注意到了唐筱可脸上微变的表情,当天在黎沁的酒宴上,这个男人曾经出现过。

    也正是他,当时站立在小可面前,给了小可一块手帕。

    深邃如墨的瞳孔闪过暗淡流光,君时笙起身,直接走到办公室的黑色真皮沙发上坐好。他没有看梁谦佑,就着姿态的优雅坐着,俨然是在等着梁谦佑先行开口。

    梁谦佑对着唐筱可一笑,看来,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唐筱可站在原地,退开两步方便梁谦佑进入。

    “三少。”

    梁谦佑抬步走过去,态度有礼的跟君时笙打招呼。

    想到梁谦佑刚才看待小可时的目光,君时笙一脸不爽。

    事情关乎到君国集团的利益,按理说他也没必要因为一个眼神就耿耿于怀。

    不过君时笙哪里是这么公私分明的人,直接对着梁谦佑就摆了一副清冷面孔,那样清清淡淡的目光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看向窗外的景色,好似完全没听到梁谦佑在跟自己说话。

    唐筱可站在原地,看了眼梁谦佑,再看了看君时笙,当即准备转身去准备茶水。

    “站住。”

    君时笙看着远处,绯色薄唇轻启。

    梁谦佑正准备走过去君时笙对面坐下,听到他略带命令的语气,当即也停住脚步。

    唐筱可看着君时笙,等着他说话。

    “去乖乖坐好。”

    君时笙转过头,看了眼唐筱可。

    这目光,含情脉脉,带着显而易见的柔情。

    “好。”

    唐筱可弄不清楚君时笙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只是他说什么,她听就是了。

    她看了眼君时笙淡漠的脸色,顿时有些纳闷。

    君时笙这家伙,是怎么了?

    君时笙见她的目光落在梁谦佑脸上,当即脸色更为清冷。略带挑剔的视线在梁谦佑站的笔直的身材上扫过,带着明显不悦。

    这男的,长得也就还过得去,就是不该招小可眼球。

    他扫了眼唐筱可,再次开口。

    “坐好。”

    这次,他嘴里的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唐筱可一愣,随即便感觉到空气中酸气弥漫。

    再看了眼脸色不好的君时笙,顿时弯着眉眼笑开。

    合着君时笙这家伙摆出这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就是因为他现在正在吃醋状态啊。

    发现了要点所在,唐筱可当即转身,乖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要是君时笙一会儿追究起来,她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次,她选择不再看梁谦佑,安全将他当成透明人。

    她不否认,对于这个梁谦佑,她真心带着好奇。

    他能够让她脑海里浮现一些破碎的片段,这是不是同时也在告诉她,她的过去跟梁谦佑有关?想到君时笙叫她不要多想的事情,唐筱可暂时也只能挥散脑海里的想法。

    无论她的过去如何,这都不会影响她喜欢君时笙。

    她深信,无论她的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悲欢离合,但是爱一个人的感觉,绝不会变。

    不过君时笙这醋,是不是吃得太没道理了?

    她和梁谦佑,明明才见过一次面啊,而且目前还没有任何交集。

    梁谦佑站在原地,看到君时笙的行为当即心中明了。

    难怪那个人说,君时笙的唯一软肋,就只有唐筱可。

    如此看来,的确如此。

    对别的男人防备到了如此地步,也难怪那个人的目标会放在唐筱可身上。

    因为,君时笙的这个弱点实在是太好掌控。

    抱着手里的文件,梁谦佑捉摸不透君时笙此时此刻的心情,只好干巴巴站着。毕竟君时笙现在是他们黎氏集团的客户,他当然要客客气气的。

    幽邃的瞳孔闪过一道光芒,本来他以为,他和唐筱可,应该是在过两天才会见面。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他们就已经见了两次。

    这一次,他就暂且选择什么都不表态。

    下次,他再重新找机会跟唐筱可认识。

    不过适当的和唐筱可接触也是必要的,因为可以让他看见君时笙生气嫉妒的神情。对付这样强大睿智的男人,只能利用他最致命的弱点。

    “三少?”

    君时笙见唐筱可乖乖听话,眉眼间的不悦这才好了不少。

    听到梁谦佑的声音,君时笙这才正式的开始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有一双十分内敛幽深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心里所想。那样恭敬客气的态度,又带着生意场上一贯的伪装面孔。

    如果说,小可是因为第一次见到梁谦佑多看了两眼,他还不会这么在意。但是这却是第二次他和小可见面,刚才那抹看似柔情,却极为冷淡的双眼,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男人很聪明,而且他表现的的确和爱恋中的男人一样。

    但是面上所表现出来的深情,却没有达到他眼底。

    这也说明,他的柔情是刻意伪装出来的。

    既然不是对小可心生爱慕,为何又要露出如此深情的模样。

    君时笙抿着薄唇,目光清冷落在不卑不吭的梁谦佑身上。淡淡浮动的潋滟水光,无形间便是犹如王者气势涌了过去,让人有些不敢直视他的气魄。

    梁谦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跟君时笙这种聪明人打交道,又岂能表现出丝毫不对劲。

    “嗯。”

    不满归不满,生意归生意,这与他讨厌面前这个男人不冲突。

    他等待的那条大鱼已经慢慢出现,这是不是意味着,小鱼小虾也应该出现了?

    梁谦佑见他肯搭理自己,继续说道。

    “三少,我是黎氏集团的梁谦佑,目前在集团中担任副总经理。这次的来意,相信三少已经清楚了。”

    这次,君时笙却是应都懒的应。

    黎氏集团早就已经成为了君国集团的附属公司,甚至连黎董事长,也会不时汇报工作状态。

    一年前,他连梁谦佑是谁都不知道。

    这说明,梁谦佑也正是在这一年时间内进入了黎氏集团,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便爬上这样的位置,可见其能力绝非一般。

    君时笙沉眸,静静坐着。

    一年前,这个时间会不会太巧合了一点……

    梁谦佑只把他的神情当作没看见,他早就听说过君三少不爱搭理人的做派,同样也知道君时笙是自闭症患者,所以对他的态度并未上心。

    反正,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唐筱可默默看着正在冷战的两个人,视线落到君时笙脸上时,嘴边顿时浮现笑意。

    不过,她也在梁谦佑的身份留了个心眼儿。

    想到那日迷迷糊糊听到的话,唐筱可至今都还记的。

    他说,她很快就知道他是谁。

    梁谦佑站在原地,索性也懒的得到君时笙的首肯,直接便走过去在君时笙对面坐下。看目前的情形,他想要君时笙开口让他坐下无疑是异想天开。

    吃醋的男人啊,永远都是这么不可理喻,现在他总算是见识到了。

    君时笙看了眼对面的梁谦佑,还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如果小可的心思不在梁谦佑身上,他会觉得梁谦佑看上去顺眼不少。

    “说。”

    淡淡的语气,充斥着他一贯的作风。

    仅仅是随意坐在沙发上,都能让人感觉到不怒自威的气势。

    梁谦佑倒也未有丝毫害怕,只是将手里的文件摊开,将其放在桌子上,并且倒立着方向向着君时笙推了过去。

    他自然的动作,却是引起了君时笙的怀疑。

    显然,这个人是做足了功夫。

    他知道他不喜欢与人发生肢体接触,就连从刚才进来到现在保持的态度,也都是十分了解他。对于这样花费心思的人,不让君时笙多看两眼都不行。

    太了解他的做派,就是引起他怀疑的必然条件。

    梁谦佑见他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只是淡淡勾着笑容,保持着疏离而又十分有礼的笑意。

    “三少,第一份方案出了些细节上的问题,这是我们连夜赶制出来的策划案,你请过目。”

    “嗯。”

    君时笙身后拿过搁置在桌子上的文件,墨色瞳孔,一目十行看着面前的文件。

    字句精短,而且抓住了主要重点,严谨的作风下,又带着难以掩饰的大胆。但是这种大胆不是没有依据,正是因为所有的资料足够,他才敢如此大胆做出这份策划案。

    梁谦佑也不急躁,态度平淡的等着君时笙看完。

    对于自己做出来的方案,他还是有很有把握的。

    至少这样的做法,目前在E国内,还没有人敢迈出来这大胆的一步。

    君时笙只看了约莫二十分钟,便将文件扣上。

    这份策划案,显然第一份的更加精细可靠。

    当然,他欣赏梁谦佑的大胆。

    “你之前一直在国外?”

    梁谦佑见他看完文件,以为他会问别的问题,却没想到君时笙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