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宫斗不如养条狗 > 良妃
    秋日的天气总是以晴好为主,金色的阳光失去了夏日的灼热,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异常舒适。碧霄宫外的几株桂花树早已挂满了一簇簇一团团的乳白色楔,微风一拂,满院飘香,熏得人昏昏欲醉。

    桂花树下,孟桑榆裹着一袭深紫色抹胸长裙,外罩一件银丝祥云图案的浅紫色纱衣,水袖一甩,慵懒的窝在一张软榻上沐浴阳光。

    小小一团的阿宝正趴在她胸口,肉呼呼的爪子搭在她诱人的乳-沟上,左挪挪,右动动,显得极不自在。

    德妃脂粉未施的素净脸庞就在眼前,挺直的鼻梁,卷翘纤长的睫毛,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不出色泽但形状异常优美的唇瓣,还有那惑人的锁骨和饱满的胸部……女人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美得恰到好处,一再吸引着周武帝的视线。

    他向来知道德妃是一个美人,但却没有想到,卸去盛装的德妃比平日还要美上百倍。容貌不是一个女人立足后宫最有利的武器吗?但德妃却好似在故意收敛自己的光芒一般。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周武帝越来越看不懂对方了。

    “阿宝睡不着吗?是不是饿了?”孟桑榆睁开凤目,拍了拍不停在自己怀里乱拱的阿宝的屁股。

    周武帝哼哼两声,肉爪子从女人的乳-沟移开,片刻后又放回去,状似不经意的按了按。

    “果然是饿了,吃块糕。”孟桑榆伸手,从小几上拿了一块松软的糕点,轻轻捻了一小撮送到阿宝嘴边。

    周武帝毫不犹豫的叼走糕点,利落的吞下。他已经习惯了女人的投喂。

    孟桑榆用手帕将粘在他胡须上的糕点渣扫落,自己也捻了一撮放进嘴里。一人一狗你一口我一口的慢慢分享着食物,头顶不断有细碎的桂花屑落下,画面温馨又美好。

    被眼前的美景打动,孟桑榆摊开掌心,接住一小朵白色的落花,流光溢彩的凤目微微眯起,哼唱出一段婉转又奇异的曲调。

    曲调没有歌词,只有高高低低的吟哦,似风似雾般缭绕,又似蟾宫仙乐般飘渺,仿佛连灵魂都能触动……周武帝忘了咀嚼嘴里的糕点,呆呆看着落花中怡然自乐的女人,忽然间觉得有些迷醉。

    一旁的宫人们依然垂头静立,但俱都双目迷蒙,嘴角上翘,显然已沉溺进去了。

    “娘娘,刚才奴婢得到消息,皇上眼下正在御花园中赏菊。”冯嬷嬷快步走来,匆匆行过一礼后说道。

    迷幻的氛围像气泡般被无情戳破,周武帝转头,眼含煞气的睨向冯嬷嬷。这般俗不可耐的贱奴怎配伺候德妃?等他恢复人身便立即将之发配到浣衣局去!

    “哦。”孟桑榆抛掉手里的落花,轻抚着阿宝的脊背,意味不明的应道。

    “娘娘您赶紧梳妆打扮吧,想必这会儿其他各宫已经得到消息了,可不能让她们占了先机!”冯嬷嬷连声催促。

    孟桑榆没动,淡淡问道,“皇上这会儿跟谁在一起?”

    冯嬷嬷沉声回禀,“跟良妃娘娘。”

    “沈慧茹?”孟桑榆呢喃,而后摆手,语气坚决,“不去。”

    灼灼看向她的周武帝愣住了,没想到她竟然会是这种反应,心里顿时有些急躁。他很想去看一看,证实自己的猜测,于是他呜呜叫起来,四只爪子不停在德妃怀里扑腾。

    “娘娘您看今儿天气这般好,您带阿宝去御花园逛逛也使得呀!阿宝还没去过御花园呢!”瞥见躁动的阿宝,冯嬷嬷立即改口劝说。

    对上阿宝溢满渴盼的黑亮双眼,孟桑榆叹了口气,沉声命令道,“那便伺候本宫梳妆吧。”她站起身,昂首走进内殿,独属于德妃娘娘的凌厉气势瞬间展开。

    宫人们齐声应诺,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她身后。

    周武帝蹲坐在寝殿门口,幽深的眸子紧紧盯住薄纱屏风后的模糊身影。他的感觉没有错,原来德妃真的不媳自己,自己在她心里连只狗都不如。以往的那些温柔小意,热情如火都是她的伪装,私下里谈起皇帝,她眼里的漠然冰冷令他心惊。

    真是该死!难道朕对你还不够好吗?朕给你高位,给你宠爱,给你权利,你却是如何回报朕的?若不是此番意外,你还要蒙骗朕多久?周武帝狠狠低咒着,心里翻腾的不只是怒火,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刺痛。

    在他思绪纷飞时,孟桑榆已经梳妆完毕,走出屏风后便要弯腰抱起阿宝。

    周武帝回神,奋力挣扎起来。

    “阿宝别闹,带你出去玩!”孟桑榆拍着他的头轻声安抚,话落还在他嘴边亲了亲。

    带着馨香的柔软唇瓣划过自己的鼻端和嘴角,触感异常灼热,还伴着些微酥麻。周武帝怔楞一瞬,然后趴在女人怀里不动了,毛茸茸的尾巴不受控制的椅起来。

    不管周武帝平常是如何深藏不露,心思难测,变成狗以后,一切掩饰都是白搭。狗的尾巴直接连通心灵,而不是大脑,所以它们没有人类的虚伪。

    怒火转瞬就被女人熄灭,周武帝有些沮丧,自暴自弃的被女人拎着走。

    孟桑榆蹙眉,心中十分厌烦,为了一个男人处心积虑,争来夺去,她早已疲惫不堪。好在她现在有了阿宝,日子还能忍受。掂了掂怀里暖呼呼的一团,她眉眼舒缓,施施然朝御花园走去。

    御花园的水榭边,一簇簇菊花争相怒放,看上去十分热闹,略带苦味的清冷香气隔了老远都能闻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悠扬婉转的古琴声,其间夹杂着清越迷人的吟唱。这无疑是一场视听盛宴,可以想见弹琴赏菊的人是何等雅致。

    转过假山,远远看着凉亭里相伴而坐的一对男女,孟桑榆挑眉,停住了脚步。

    男人身材十分高大,一袭明黄色龙袍穿在身上更显气势惊人,刀削斧凿的俊逸五官足以吸引全天下的女人。他就是大周朝的现任帝王——周武帝,今年27岁,正值鼎盛之年。

    他对面放着一架古琴,一双纤长白皙的柔荑正在琴上抚弄,顺着如玉的柔荑而上,一位身着鹅黄色飘逸宫装的美人正边弹边唱,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不时与俊逸的帝王交换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画面唯美到了极点,使得一旁围坐的几名宫妃都成了摆设。

    “好一对璧人。”孟桑榆用指尖梳理着阿宝背上的绒毛,轻声感叹道。

    “那是因为娘娘您还未到,您要是过去了,哪里有良妃邀宠的份儿。她自诩古琴造诣非凡,却连您清唱的功夫都比不上,您去给皇上献歌一曲,挫挫她的锐气吧。”冯嬷嬷怂恿道。

    “本宫可不是卖艺的优伶。”孟桑榆眼里飞快划过一丝厌恶,举步朝凉亭走去。

    冯嬷嬷讪讪闭嘴,不明白主子为什么对邀宠的事儿这般不积极。如果主子有心,说不得这会儿连后位都登上了。

    她兀自可惜着,却没注意到银翠和碧水脸上的无奈。

    阿宝的全副心神都已经被凉亭中的男女夺去了。他扑腾着四爪,猛烈挣扎起来。走得近了便要行礼问安,孟桑榆也就顺势放下他,甩着手帕口称‘万岁’。

    看见姗然而至的德妃,凉亭里的宫妃们俱都露出兴味的表情。以往的德妃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侍寝次数,所获赏赐在宫里都是独一份。见着她,连皇后和贵妃都要靠边站,真真让人眼红。

    但自从皇上醒来以后,口味就好像变了。首先召见的不是最宠爱的德妃,竟是为人低调,性子清傲的良妃,且接连半月让良妃伴驾御书房,沈家也日渐被重用,这份宠爱隐隐有超越德妃的势头。

    满宫里稍微受宠一点的妃子,谁没有被张扬跋扈的德妃整治过?唯独良妃不声不响的,从未与德妃正面相抗,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皇帝皱眉,盯着德妃的发顶久久没有开口,场中的气氛瞬间有些凝滞。一旁的良妃嘴角勾了勾,如水的眸子飞快划过一抹讥讽和快意。

    孟桑榆眼观鼻鼻观心,领着宫人跪在原地,既没有抬头去看皇帝的表情,也没有露出丝毫不满。

    阿宝早已抛下她朝皇帝跑去,巴掌大的一团很容易让人忽略,轻易就到了皇帝的身边。看见这人略微呈现淡紫色的指甲和稍显青白的嘴唇,他眸光微闪,暗道自己果然猜对了。这人是自己的替身,之所以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应是服用了易容丹。

    易容丹整个大周仅有一粒,服下后将面部肌肉适当揉搓就能变成截然不同的模样,丝毫也看不出破绽。但这种丹药含有剧毒,相当折损寿命,且流传出去恐被心怀叵测之人利用,被周武帝严令禁止了。

    这枚丹药保存在暗卫统领闫俊伟手里,看来此人原先应是他的一名手下。

    周武帝紧绷的心弦略松,朝坐在一旁的良妃看去。这张娇美无暇的容颜曾无数次的出现在梦里,他想要大步奔到对方身边,走出两步才想起还跪在原地的德妃,不由回头看去。

    与此同时,良妃也看见了地上的阿宝,嘴角一勾便将他抱了起来。

    “这是德妃娘娘的宠物?怎么脖子上缺了一圈毛?”她抚弄着阿宝空荡荡的脖颈,拧眉问道。

    皇帝迟迟叫起德妃,冷漠的瞥她一眼便转头朝良妃看去,眼里暗藏着淡淡的宠溺。这样明显的差别待遇让一旁的宫妃们露出讥讽的表情。这仗还未开打,德妃就已输了一半,真没意思!看来后宫风向又要变了!

    孟桑榆的表情依然平静如常,自发在皇帝下手坐下,直视良妃道,“前阵子给树枝勒伤了,把毛剃干净才好上药。”

    “什么树枝勒得?竟能勒得这般敲?德妃娘娘不说,本宫还以为是谁下的毒手。”良妃意有所指。

    孟桑榆淡淡一笑,并不接她这茬。当着皇帝的面儿与沈慧茹争锋相对,她永远没有赢得可能。皇帝爱如何想就如何想,她半点不在乎。名声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阿宝安静的趴伏在良妃怀里,本来还眷恋的嗅闻着良妃身上的香味,听见她别有用心的话,激动的心情瞬间冷却。含沙射影,无中生有,这真的是温婉贤淑又心高气傲的慧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