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军长大人,宠不停! > 第175章:不怕,老公替你出气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医院。

    幽深的长廊里,路致雅接收到苏乔不加修饰的憎恶目光,甚至,冷眼看着她情绪失控地怒目而视,却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愧疚与良心不安:“苏乔,你跟我争个鱼死破,对你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好处。”

    苏乔却已经从座椅上起身,“我不要什么好处,我只是替翊帆感到悲哀。”

    即便路致雅一再强调,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翊帆”,可是,在强大的利益面前,她对翊帆的那点儿母爱又还能剩下多少?

    明明这一切都不是翊帆想要的,路致雅却根本不会允许翊帆的拒绝。

    苏乔只担心,路致雅如果再继续对翊帆实行这种高压强制的策略,他会不堪承受,做出更多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但路致雅显然并不肯承认,翊帆今天走到这个地步其实是她的错,也不能接受苏乔与她的针锋相对及反驳对抗!

    在苏乔背过她迈入长廊欲离开,路致雅阴冷的眸掠过一丝厉色,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伸手去拉她作挽留状,“苏乔,你等一下”

    却又不等苏乔转过身来,她的手已经攥住苏乔的后衣领,尖利的长指甲已然一个暗暗凌厉的手劲,倏地划破苏乔身上仅着单薄衣料的初秋中袖雪纺连衣裙!

    身后,突然“嗤啦”的一声,苏乔纤长的娇躯蓦地僵直,一脸惊恐:“”

    脊背传来清晰而刺骨的凉意,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她背后的衣服已被扯裂开来,大片雪白的肌肤被曝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让她不由自主地一阵轻颤!

    路致雅却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手,慌忙松开了她的衣服,一迭连声地“内疚”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只是想叫住你,没想到会”

    说着,又是一个“不是故意的”,长指勾住苏乔已经破损的衣料,再次“嗤啦”的一声,苏乔背后裂开的衣料缝隙就更大了,几乎整个背部都被迫战战兢兢地曝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苏乔冷不丁惨遭无妄之灾,又被闻声而来的众人像看猴子一样地围观着,只觉得难堪至极!

    顾不得细想路致雅的道歉到底有几分真心,她反手背到身后,徒劳地想要遮挡住裸,露的春光,便要苍促而逃

    胸透室的门却在此时被推了开来,身穿白衣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沈翊帆的家属在哪里?”

    苏乔的脚步本能地滞了一下,“”

    下一秒,忽然又意识到什么,她苍白着小脸,晦涩地拧开了小脸:对上一面雪白冰冷的墙,在昏淡的视线里却格外地曜亮,照进她心底满满的荒芜!

    路致雅鄙薄的唇角几不可闻地溢出一抹了然的冷笑,富态雍容的身躯越过她,迳直来到医生的面前,“医生,我是沈翊帆的母亲。”

    医生当即就沉下了脸色,“你是怎么做母亲的?你儿子的酗酒行为至少有半个月以上,胃都已经被灼穿了一个洞,你怎么还放纵他继续摄入大量过度酒精?!”

    “尽快去缴费,明天安排手术,再晚点你儿子的胃就要报废了!”

    “”

    路致雅人前优雅的脸孔又是几不可见地抽了抽,回眸,狠狠地瞪了一眼被众人堵住去路、被迫伫在长廊里的苏乔:“”

    面对众人的围观非议与指指点点,苏乔已是满身的狼狈不堪,囧迫地一再试图攥住身后破碎的衣料,以阻挡众人的目光,却怎么阻挡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冷嘲热讽:

    “这女的衣服怎么被人撕坏了?不会是勾引别人的老公,被正室找上门来算账的吧?”

    “不好说。这脸蛋倒是长得真漂亮,要真勾起男人来,肯定一勾一个准!不然正室也不能气得对她下这种狠手!”

    “看她年纪轻轻的,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不要脸的货色!简直是丢人现眼,活该被打死!”

    “”

    胸透室门口,路致雅满意地听到一片羞侮谴责苏乔的舆论,收回落在苏乔身上的冷厉目光,便要进入胸透室去看沈翊帆

    护士却已经推着轮椅上的沈翊帆要出去,路致雅微微蹙眉,却是巍然不动地堵住了门口,“你先出去,等一下我再推他回病房。”

    可是,沈翊帆明明听见了乔乔的哭叫声,听见了她委屈而无助的呼唤,“让一下,麻烦你们让我出去行吗”

    他郁躁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逼近母亲身前,被包裹得漏出两只眼睛的头和脸挣扎着往外间探出去

    一眼便看见了,被困在人群中被扯破了衣物的苏乔,正无声地流着泪,徒劳地揪着后衣领试图遮挡自己裸露的后背。

    那梨花带泪又窘迫又伤心的模样,刺得沈翊帆心脏一阵阵地绞痛!

    低吼一声,他猛地奋力推开挡在门口的母亲,就要冲出去将心爱的女孩拥入怀里紧紧地保护

    拥挤的人群中,却见一人强势拨开人潮,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那件被熨烫得笔挺工整的墨绿色军装,迅速地覆上了她光,裸的后背。

    修长的双臂一个有力的掳起她纤细的身躯,已稳稳地将她圈在怀里。

    十足强大而霸道的保护姿势,动作却是无比的温柔。

    一手轻搂着女孩纤柔的腰,支撑着她不住颤抖的身躯,一手轻拍着她僵硬的后背,沈翊骁又微微低头,将温热的唇轻轻地烙在女孩冰冷的发丝上,“不怕,没事了告诉我,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我替你出气,嗯?”

    他低喑醇厚的嗓音如此温柔似水地说着,凌厉如鹰隼般的墨眸却是森冷地,在路致雅那一张看似无辜而雍容华贵的脸上狠狠剜过!

    伫在胸透室门口的路致雅莫名打了一个寒噤:“”

    她从来没有见过沈翊骁这样可怕的样子,即便是他母亲忌日当天,她却故意牵绊着沈仲华缺席了祭拜仪式,他也没有用这种噬骨蚀心的骇人目光来看过她!

    可是,现在,她很担心,会不会只要苏乔说出她的一个“不”字,沈翊骁就会把她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