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男教师的仕途迷情:漂亮女校长 > 第四十五章 内幕
    虽然严琴很让我怦然心动,我也做好了去听她做任何解释的准备,但是我还是说出很冷漠的话。“严老师,我来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严琴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笑道,“小张,你喝点什么吧。”

    我摆摆手说,“不用了,严老师,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还有事情呢。”

    严琴点点头说,“好吧。”当即深吸了一口气,娓娓道来。

    严琴告诉我,她之所以刻意要和我保持着距离,是因为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令于明仁产生怀疑了,甚至曾明里暗里的要挟过严琴。严琴被逼无奈,之得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她其实早就想和我解释清楚这一切了,可是于明仁这个老狐狸处处在注意着她,时刻等待着抓她的把柄呢。这家伙巴不得能抓住严琴的把柄,这样就能让他的**得到满足了。

    那天在餐厅,其实严琴早就看到我了,她是故意和于明仁保持很暧昧的关系,其实这都在演演戏给于明仁看以此来说明我和她没关系。但没想到我会冲动,当时她情非得已才打的我。

    严琴说的很慢,她一直盯着我。目光里充满了坚定和真诚。我知道,她绝对没有撒谎,她说完后,眼角还是泪水,很无奈的叹口气,说,“小张,我知道我说这些话你未必相信,可是我只想告诉你事实。”她说着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轻声说,“好了,小张,我说完了,你想要走,就走吧,我不拦你。”

    我坐在那里一直无动于衷,耳畔还在响着她刚才说的话。而之前所有的矛盾在这一刻终于都消失殆尽。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为了我饱受多少委屈,承受多少误解的可怜的女人。我的心止不住颤动。我轻轻握着严琴的手,说,“姐,对不起,是我不懂事,我误会你了。”

    严琴没有说话,而是起身走到我面前,将我抱在怀里。我知道,在这一刻,所有的误解,所有的矛盾都烟消云散了。

    我的脸紧紧贴着她,感受着她温柔的体温,享受着丰满的胸脯传来的轻轻的**。那一刻,我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在燃烧,我拉着严琴轻轻往下一拉,她整个人就坐在了我的怀里。我捧着严琴的脸,在她的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说,“姐,这几天你受苦了。”

    严琴摇摇头,一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温和的笑笑说,“我不苦,这都不算什么。”

    说实话,那时候我浑身上下都充满激情,抱着这个温软的身躯,我甚至想要当惩严琴缠绵一起。但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姐,你今天过来找我就不怕被于明仁看到吗,你不是说他一直在注意着你呢。”

    严琴说,“看到你这么一直误解我,我心里很难过,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一切就随它去吧。”

    我信以为真,紧张的说,“姐,那怎么行。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毁了你的前程。”我完全能想象出于明仁知道我们有关系后果,一封匿名检举信,严琴整个前程就毁了。

    严琴却不慌不忙,伸手在我鼻子上刮乐一下,笑说,“看不出你还挺关心姐呢。呵呵。好了,小张,姐刚才和你开玩笑的。我既然来和你见面,就肯定做好准备了。”

    我知道严琴历来行事是非常谨慎小心的,她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个时候我根本没心思去想我们之间的情意绵绵了。我说,“姐,你感觉没感觉出来校长对你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严琴似乎早已知道,说,“我知道,一早就发现了。”

    “那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校长以为我和于明仁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姐,现在事情已经明了,你可以向校长解释清楚啊。”

    严琴摇摇头,笑笑说,“傻瓜,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解决事情就这么简单吗。小张,你记住一句话,如果领导对你产生了怀疑后,那么不管你如果再去表现,都是于事无补的。”

    “可是——”我没想到严琴会这么说。

    严琴伸手示意我别说了,“小张,你以后经历多了,就会明白的。”

    我们之后又聊了一些这次招生工作的事情。严琴像老师教育小学生一样,给我讲着在学校的生存之道。她告诉我,尽管我现在取得了一些成就,深受申琳器重,但是我千万不要骄傲自大,更不要目中无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否则就会遭来一些严重的后果,比如沈天来就是鲜明的例子。我们行事要有一个原则,要虚怀若谷,时刻要有冷静的心态,能够冷静看待别人的阿谀奉承,时刻都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你的成就是领导给的。

    严琴说,学校和官场是一样的,其实就是一个浓缩版的官场。处在最底层的人别看表面上很不如人意,但是面对的生存坏境以及所考虑的诸多因素远远没有上面的人复杂和繁多。越是高处的人面对的诸多因素就越是多,操心也就更多。所以有人说,官场就是一个浩瀚无垠的海,水是非常深的,里面的学问一辈子都学不尽。

    交代完这些,严琴随后说,“小张,以后你就要靠自己了。记住我给你说的话。”

    我听着严琴话里有话,忙问道,“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后不在这里教学了。”

    严琴点点头说,“是的。过几天我就会去省城的一中教学了。”

    “什么,姐,你要走啊。”这个消息太让我意外了。“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严琴说,“一个月前省城一中就有意让我转到他们学校教课。这件事情一直谈到现在才算谈妥了。其实这次去省城,我也捎带着办了一些手续。”

    省城一中,那可是重点中学,有多少老师都梦寐以求想要进到这个学校。进到这个学校,就意味着高工资,高待遇。同时也比我们这些学校充满了更多的机会。本来这算是一件好事,我应该为严琴高兴,可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只知道,她一走,我们的相见又会是遥遥无期了。我叹口气说,“姐,你这一走,我们不知道又将何时才能见上一面。你知道想个人多苦。”

    严琴点点头说,“姐知道。你也别太难过了,真想姐了可以去看姐。当然我也会找各种机会来看你。”

    我只好强装笑脸的点点头。

    严琴捧着我的脸说,“好了,我的傻弟弟,别皱着脸了。我这次是以借调的形式先去几天。所以我们还有很多日子都在一起的。”

    我知道严琴这话是安慰我的。其实这借调只是走个形式,到最后她还是要离开。

    我没再说什么,严琴想了一下说,“小张,在走之前,我要特别交代你,千万别和徐佳丽走的太近。这个女人别看年纪轻轻,但是城府很深,。她一旦沾上你,后果不堪设想。想甩都甩不掉。”

    我听的心里微微紧了一下。这一切都没逃离严琴的目光,她疑惑的问我,“小张,你怎么了?”

    我不敢说出那一夜的事情。慌忙说,“没,没什么。我在想,你走了,又不能找徐佳丽,我一个人想找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严琴说,“就知道你耐不住寂寞,好了,到时候我自由安排。”

    严琴说这话很神秘冲我笑笑,等我想要问她到底什么意思,严琴说,等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我们各自喝了一杯咖啡,我感觉浑身非常热,看着眼前这个袒露着半截雪白丰满的女人,我忍不住抱住她,亲吻住同样脸颊红扑扑的严琴,另一只手则在她双腿间探寻。

    严琴虽然也有一些充当,但是还哟一些理智,慌忙拉住我的手说,“不要,不要再这里。”

    我坏笑道,“姐,你还忍得住啊。都湿了啊。”

    严琴嗔笑道,“械蛋,你还说呢。都是你。好了,我们还是走吧。两个老师在这里偷情,传出去这不是给我们学校抹黑啊。”

    我点点头,缩回手,极不情愿站起来了。

    我和严琴出来,严琴问我去那里。那句话说的很轻,不过听着却很让人心痒痒。我说不如开房吧。老实说,自从大学毕业和女朋友分手以来,我还真的没有和那个女人去开过房。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严琴摇摇头,担忧的说,“不行,被人发现就惨了。”

    我明白严琴的担忧,毕竟人家和我是不一样的。我想了一下,说,“姐,不如去我住的地方。”

    “你住的地方。”

    “是啊,我在市郊租有个房子。不过有点简陋。”

    严琴连声说好。

    我租的房子是在一套居民楼中,其实这是很陈旧的家属楼,房主们都搬出去了,于是就低价租给了我们刚参加工作收入微薄的人。刚来学校那会试用期校舍是不给我们住的,就只能在外面住。

    在上楼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搂着严琴一边偷偷的亲吻她。严琴慌忙推我提醒道,“小张,你胆子也太大了,不怕撞见人啊。”

    我笑道,“姐,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个楼里住的大多是上班族,劳累了一天,这会儿估计都睡觉了,谁还有心思看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