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 第15章 瓜棚里传出的声音
    聪明人一秒记住 特特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

    桂桂的眼睛只顾注意着前边的动静,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身后刘天祥那双龌蹉的眼睛。

    那白花花的pg在y光下晃动,看的刘天祥脑袋“嗡”的一下,差一点,鼻子就喷出血来。

    “小桂桂,我想g你!”刘天祥一边想着,一边用舌尖轻轻的了一下自己g燥的嘴唇。

    柳桂挂来杏花村小学支教以后,因为学校里住宿的条件很差,所以没事总住张寡f的家里跑,现在学校放假,没什么课程,见张寡f家的农活忙不过来,今个一大早,就跟着张寡f,去了地里锄c。

    张寡f的男人,三年前死在了城里的工地上,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柳桂挂一个单身nv教师,住在她家里,也很方便。

    昨天晚上,张寡f和柳桂挂说了一晚上的悄悄话,都是围绕刘天祥说的,说着说着,桂桂对刘天祥动了些许的心思,这张寡f家地里的活g完,又在张凤拽扯之下,来刘天祥家的地里帮忙,刚一到,一g尿意上来,就钻进了b米地里。

    她想不到,自己还没开始和刘天祥谈对象,身子已经叫他看了个通通透透。

    “骂了隔壁的小桂桂,你诱h死我了。”刘天祥在心里暗暗的说道。

    他幻想着,他就是那白花花的手纸,不停的抚摸着小桂桂的沟沟,不停的吸允着。

    看着桂桂站起来,提上了k子,刘天祥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解脱。他想,她要是在擦一会她雪白的pg,那么,那g子鼻血,肯定四溅了。

    “我说桂桂啊,你别把村长家的b米地,给尿涝了,村长可在医院躺着呢,小心他回来收拾你。”张寡f的笑声,在外边响起。

    “呵呵,张婶你真会开玩笑,桂桂一泼尿还能给整涝了,要是这样,咱们就不用求雨神娘娘了。”赵小花笑着说道。

    “哈哈,他嫂子,天祥呢?”张凤问道。

    “刚还在呢,可能不知跑哪去尿尿了吧。”赵小花说道。

    “嗡。”桂桂脑袋一p空白,刘天祥会不会在这pb米地里?她急忙系上k腰带,跑出了b米地,一边跑着一边说:“哎呀,来了,来了。”

    刘天祥那根粗壮之物,还没有消肿,这时候出去,叫三个nv人看见,那不得羞死自己,更何况这时候出去,那桂桂不就知道自己偷看她尿尿了吗?

    可是,还没等他挺直身子,就听见张凤喊道:“刘天祥,你给老娘从b米地里出来,这都要下雨了,你尿不完了啊?”

    “啊,马上!”一声回音,在b米地里散开,站在张凤旁边的桂桂,立即脸红的,跟一p火烧云一样。

    刘天祥长出一口气,然后走出了b米地。

    一看桂桂红扑扑的脸,立即不好意思傻笑了起来。

    “刘天祥。”

    “嗯,桂桂。”

    “呵呵,我说你们两有缘分吧,看刚一见面就这么亲热,呀,我还没说媒呢,你两咋脸都红了呢?”张凤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刘天祥,你给我死去!”一个男人,尿了这么长时间的尿,已经说明一切问题了,桂桂羞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不但偷偷的看自己尿尿,而起还听见自己放了个p,这羞死人了,她举着锄头,就向刘天祥的pg打去。

    “啊呀,桂桂,今个我没摸你pg,咋又火了。”刘天祥急忙拿起锄头,一边在地里跑着,一边叫嚷着。

    “张婶,他们两这是咋滴了?”赵小花不解的问道。

    “哎呀,天祥刚看桂桂尿尿了呗。”说完,又急忙对打闹着的两个人喊道:“你们别跑远了,一会儿都上我家去吃饭。”

    赵小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昨晚自己没给他豁豁,他今个咋就憋不住,去看别的nv人的豁豁了呢?

    刘天祥一边被桂桂追打着,一边心花怒放,没有其他原因,柳桂挂实在太漂亮!

    要论身材长相,这十里八乡结了婚的nv人,除了嫂子赵小花,恐怕没一个能赛过她的。

    柳桂挂长着一张农村nv人少有的那种瓜子儿脸,因为不必整天面朝h土背朝天,白n的p肤都透着光。今天的她扎着利索的马尾辫,穿着一身简单的翠绿se短袖薄衫,x前的一对不大,但是非常坚挺的x部,顶着衣衫,随着她的跑动,也一颤一颤的。

    因为知道了自己尿尿被刘天祥看到了,柳桂挂雪白的脸上红扑扑的,那害羞的样子,透着j分妖艳,刘天祥一边躲避着他手中的锄头,一边欣赏着她美丽的神态。

    事实上柳桂挂大刘天祥两岁,因为看不惯家中的哥哥,所以就来到了杏花村,这杏花村里,除了刘天祥,还真没有和他差不多大的,虽然是在追打他,可是心里也如小时候玩耍时那般欢快。

    每一次挥动着锄头,就要打在他的pg上了,可是刘天祥一躲,就躲开了,每一次都打不打。

    “死天祥,你给我站住。”

    “打不着,打不着,气的桂桂没了ao。”

    柳桂挂自然不信邪,可当她尝试过j次都以失败告终后,扶着锄头,哈着腰,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看着她可怜巴巴生气的样子,刘天祥有些心疼。

    “桂桂,别打了!”

    刘天祥看着她修长的大腿根部,眼前就浮现出刚才她白花花的大pg,一阵心猿意马,他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急中生智下,急忙将手中的锄头竖了起来,锄头把,挡住了自己的羞涩。

    近距离闻着柳桂挂身上的汗香,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美人,还有那微微颤抖着的x脯,刘天祥粗大的宝贝,不停的颤抖着。

    “刘天祥,你个混蛋,你咋不跑了?”

    “我怕,累坏了我的小媳f。”

    “你,你,你,谁是你媳f?”

    气的桂桂挥动这锄头,就打了过去。

    “哎呀,桂桂,不要啊!”

    刘天祥沉浸在柳桂挂的香气里,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也没怎么留意柳桂挂的动作。随着手中的锄头被柳桂挂击开,一个高高的帐篷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好你个刘天祥,臭不要脸的刘天祥,你气死我了!”桂桂拿着锄头呆呆的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张俏脸顿时红的像一p火烧云,指着刘天祥的脑袋娇嗔道,“你,你,你在想什么?”

    两人追追打打,不知不觉间,就跑出了b米地,此时,已经看不见张凤和赵小花的身影了。

    这刘天祥是张凤给自己介绍的对象,望着他支撑起来的篷子,柳桂挂心里有g子说不出的滋味。

    她羞的,抱着锄头,就把身子转了过去,不敢在看一眼。

    望了一眼四周没人,看着桂桂羞涩的样子,刘天祥嘴唇一g,跨了一步,丢掉锄头,从桂桂的后背,便紧紧的抱住了她,他说:“桂桂,你好漂亮,你就是我们村的一朵花,我喜欢你。”

    桂桂被刘天祥紧紧的抱着,那圆圆的,挺挺的,结实的,刀儿都劈不开缝儿的大pg,被他粗大的,坚y的家伙,隔着两个人的k子狠狠的顶着,她只觉的呼吸都变的困难了,而且,自己的pg有一种发烫的感觉,说不出来的舒f。

    听到刘天祥的赞美,柳桂挂羞的心花怒放,把住刘天祥的抱着自己腰肢的手说“天祥,你喜欢我什么?”

    “我喜欢看你用白花花的手纸擦尿!”

    说完,刘天祥飞快的在柳桂挂红扑扑的脸蛋上,飞快的亲了一口,拎起锄头,就跑。

    “啊呀,天祥,你找打。”桂桂挥舞着锄头,又追了过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说着,笑着,打着,骂着,就在h灿灿的田间,撒开了欢,似乎忘记了一切,他们穿过高粱地,穿过小树林,穿过清汪汪的小河,越跑越远。

    眼见天se越来越暗,风也越来越大,两个快乐的忘记了时间的人,才意识到,要下雨了,脚步匆匆的往回赶。

    不知不觉,跑出了五六里,回去的路,两个人的心,走的更近了一些,不由的手就拉在了一起,脚步走的也很快,不一会儿两人就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刘天祥心想在快点,就能躲过这场雨,可是,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便在天上炸响,紧接着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开始往下掉,眨眼功夫,一场倾盆大雨,铺天盖地下了起来。

    刘天祥急忙脱掉上衣,举着,护在柳桂挂的头顶,在雨中吃力的走着。

    不一会,两个人的衣f被淋s了大半,风儿一吹,桂桂的身子直哆嗦。这还有两三里的路程,刘天祥心疼桂桂,这小美妞,别刚和自己好上,就叫自己给整感冒了。

    “桂桂,你看,那边有个瓜棚,我们过去躲躲吧。”

    乡村,种瓜的人为了防止有人偷瓜,一般都会在瓜地里盖一个瓜棚,没事的时候住在里面看瓜,就是里面没人,也会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

    瓜棚里亮着灯,看样子棚里似乎有人。

    “桂桂,我去和里面的人说一声,你跟在我后边。”刘天祥有些不高兴,这么好的瓜棚,要是没人,自己和桂桂钻进去,那么……

    “啊……”

    就在刘天祥刚来到瓜棚旁的时候,一个nv人的娇y声,穿透了雨,穿透了风,穿进了刘天祥的耳朵。

    刘天祥的耳朵抖了抖,这种叫声好熟悉,在村长家,孙大花也如此这般叫过,他知道,里面的人,在做着苟且之事。

    他猫着腰,顺着瓜棚敞开的门,往里望了一眼。

    瓜棚里面的空间并不太大,地上摊着一层稻c,上面铺着一张凉席,旁边散落一地凌乱的衣f,一个男人光着pg,狠狠的顶着一个nv人的pg,不断的chou着,不断的顶着,发出啪啪的声音。

    “啊,舒f,快。”nv人的声音尖锐,刺耳。

    “骂了隔壁的,撅腚艾c没够的货!”刘天祥用舌尖抿了抿发g的嘴唇,心里骂道。

    柳桂挂没有看到里面的春se,看到刘天祥趴在门口却不敲门,问道:“怎么了,怎么不进去?”

    “啊?”

    刘天祥听到柳桂挂的声音,心里一惊,顿时回过神来。

    “嘘!”

    刘天祥食指竖在嘴唇上,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眼睛向着瓜棚里瞄了瞄,见里面的人依然大开大合的忙碌着,这才放下心来。

    柳桂挂双手揽着刘天祥的腰,往里一瞄,看见两个白花花的pg,身子一热,脸上迅速窜起了红晕。

    “天祥,咱们赶紧走吧!”

    柳桂挂拉着刘天祥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那撅着大pg的nv人,似乎被g到了灵魂里一般,叫声有些撕心裂肺:“骂了隔壁的,g死我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