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恶魔的牢笼II > 第六十七章 对付!
    温洋跟在殷锒戈的身后,走不远后又默默回头看了叶幕一眼,那一眼饱含了太多的歉意与失落,还有一种令人看不懂的惆怅,叶幕不禁目送着温洋的背影直至其消失。

    温洋默不吭声的跟着殷锒戈来到厅内的一扇门前,转身面无表情的问温洋刚才和叶幕聊了什么。

    温洋实话实说,不敢有一丝隐瞒。

    看着温洋乖巧诚恳的模样,殷锒戈的脸色逐渐温和了许多,“把他的名片给我。”

    温洋从口袋掏出那张叶幕给他的名片,递到殷锒戈的手里。

    殷锒戈接过后看也没看,直接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温洋刚想开口阻止,殷锒戈神情淡淡道,“你日后未必有机会和他见面,没必要认识他。”

    所有的话卡在喉咙里,温洋最后只低着头轻轻的道了声,“嗯。”

    殷锒戈上前搂住温洋的腰,含情脉脉的看着温洋,轻声问,“生我气了吗?”

    温洋摇摇头,低声道,“没...没有。”

    “可你看上去不高兴。”

    “可能是喝多了。”

    “呵呵,喝多了我们就提前回去。”殷锒戈抚摸着温洋的脸颊,磁性的声线蛊惑人心,“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我是真的很满足,你知道吗温洋,我很多年没有这么放松惬意了。”

    殷锒戈脸上笑容宠溺至极,温洋脸色窘迫的别过头去,却突然在视线的尽头看到正望着自己的祁瀚。

    相隔较远,温洋只看到祁瀚眼底刀锋般的厉光射向自己这个方向,下意识的以为针对的是自己,却不知道祁瀚真正恨恨而视的人,是殷锒戈。

    几乎是下意识的,温洋推开了殷锒戈,可就在推开的一瞬间,殷锒戈眼底顿起狂风暴雨般的飞沙走石。

    “我...我头晕。”温洋慌忙解释。

    殷锒戈沉下一口气,上前再次搂住温洋的腰,温柔轻声的警告,“以后不准推开我,对我,你只能接纳。”

    温洋瞥向刚才祁瀚所站的地方,发现祁瀚已经不见了。

    “....好。”

    拍卖会殷锒戈只参加了半场,他为温洋拍下了一把十九世纪德国****贵族匕首,灰白色镶着黄钻的握柄,藏青色的刀鞘,握在手里也十分有份量,上百年过去了,刀刃依旧锋利的闪着青白色的锐光。

    温洋并不喜欢这件礼物,除了手术刀与厨房里的刀具,他不喜欢任何一件“冷兵器”。

    回去的车上,殷锒戈紧搂着温洋的腰,闭着眼睛,侧脸在温洋柔软的头发上求慰似的磨蹭,“温洋,今晚...可以吗。”

    温洋全身肌肉都紧绷着,“能....能不能等几天..”

    殷锒戈依旧是在用征询意见的口气,甚至有些卑声卑气的求着,“求你了温洋,你都让我忍多久了。”

    殷锒戈深情的看着温洋,温洋别过脸没有说话。

    最后殷锒戈还是克制住了...

    到了别墅前,殷锒戈将温洋抱下了车。

    一路未停的到了卧室,刚用脚关上房门,殷锒戈便迫不及待的将温洋压在了大床上。

    “可以吗温洋吗?”殷锒戈被体内的*烧几乎快失去理智,“我温柔一点...嗯?”

    温洋此时已害怕到了极点,这么多天殷锒戈的温柔让他丢失了最强烈的那部分恐惧,此时殷锒戈兽.欲再燃,让温洋再次回忆起,当初被殷锒戈欺辱的崩溃和痛苦,那就像坠入一片沼泽中,抓不到一棵救命稻草,只能任由身体沉入令人窒息的黑暗中。

    温洋心里不断想着....如果,如果祁瀚能在今晚的盛宴上把自己带走该有多好啊。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祁瀚“救”自己。

    可是......

    温洋牙关打颤,根本说不出话,他下意识的抱着身体,在殷锒戈的身下紧闭着眼睛瑟瑟发抖。

    温洋原以为自己今晚在劫难逃,却没想到殷锒戈的身体一直撑在他的上方没有行动。

    温洋不知,他本能性的惶恐也让看在眼里的殷锒戈感到心痛。

    “你别怕我。”殷锒戈的声音透着几分无奈,但比之前的*焚身模样要冷静许多,“我只是想好好疼你,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殷锒戈将脸伏在温洋胸口,继续轻声道,“在你心甘情愿之前,我绝不强迫你。”

    温洋半信半疑的睁开眼看着殷锒戈。

    殷锒戈笑着道,“谁让我喜欢你。”

    温洋顿时松了口气,却又听殷锒戈继续道,“更何况我还欠你那么多,一辈子都补偿不来。”

    殷锒戈说完起身去洗澡了。

    温洋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从刚才的余悸中回过神。

    很显然,殷锒戈一直是把自己当替身。

    温洋现在迫切的想知道,祁瀚是否从殷锒戈的手机里找出什么可以重挫殷锒戈的资料,如果有,他至少可以在这长夜中自我安慰。

    殷锒戈洗完澡出来,放在桌上的,手下替他准备的新手机响了起来。

    殷锒戈看了眼号码,脸色严肃起来,转头看了眼床上已睡着了的温洋,转身走上阳台。

    这时,温洋睁开了眼,他缓缓的下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到落地窗门前,伏在窗帘后探出一半脑袋看着阳台上的殷锒戈。

    “嗯,明晚七点......先在网络空口传播,等祁山河亲自‘辟谣’后立刻上一半证据.....让所有媒体统一口径...嗯...就这样....**机关介入调查后再将剩余证据全部公开....不要给他留任何余地,他敢调查我就该想到被我发现的后果,EC市的高*,也该大换血了。”

    温洋听的断断续续,却也明白了殷锒戈在下达什么样的指令。

    这个恶魔已经准备扳倒祁家了。

    温洋心跳快到了极致,他就好比在观看一场 殷锒戈与祁瀚“赛跑”,输的那一方,最终将从天坛跌落泥泞.....

    他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祁家倒在殷锒戈的阴谋下...

    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