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路闻香 > 热闹年饭
    萧何吏刚要说话,门一开,肖士一脸紧张地又把头探了进来,发现晚饭已经结束,这才放心地一笑把门关上。.

    “行,那我们就回去吧。”萧何吏笑笑。

    告别了奶奶,众人提着饭菜出了病房楼,依然是大雪漫天。

    时间尚早,萧何吏看看众人,心里有点不舍,也有点意犹未尽,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转头对飞扬说:“你把麻嫂一家送回去,我们三个你不用管了。”

    云飞扬有些犹豫,他既想回来,又怕萧何吏有计划,便站着没说话。

    “嗯,飞扬你回去吧。”柳青香插话道:“让何吏把我们送回家就行,顺便也在家里坐坐,行不行,何吏?”

    萧何吏先是一愣,不过马上觉察这提议其实正合自己的想法,心里闪过一丝惊喜,点点头说:“好啊。”

    乔素影本来是想单独和萧何吏相处的,见他已经答应了柳青香,便说道:“那就一起去我家吧,我一个人也孤零零的。”

    萧何吏点了点头:“嗯,好!”说完看看柳青香。

    “行。”柳青香没再说什么,她心里也清楚,今天晚上想一个人霸占萧何吏是不可能的。

    小云却欢喜地叫了起来:“飞扬,要不先把我爸妈送回家,然后我们也一起跟着萧队去玩,好不好?”口气里带着撒娇,带着央求。

    云飞扬内心里也有这个想法,但他没有说话,只是征询地望着萧何吏。

    萧何吏心里本来就是有点怵头单独跟乔、柳两个女人在一起,现在见云飞扬期待地望着自己,便高兴地说:“只要麻嫂没有意见,我绝对同意!”

    麻嫂犹豫了一下,笑道:“有什么不同意的啊,我同意!”

    麻子在萧何吏面前总还是有点拘束,这时却笑道:“你不是最反对小云晚上出去的吗?今天怎么同意了?”

    麻嫂笑笑说道:“以前是我担心,可是跟萧队和飞扬他们一起,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嘛。”

    众人都笑了起来,小云的笑声特别得开心。

    麻子对萧何吏说:“萧队,别让飞扬送我们了,你们直接去吧,我和她妈打车回去就行。”

    “还是先送你们!”萧何吏不容置疑地说道:“一会飞扬和小云赶过去就行了。”

    云飞扬有些为难:“萧队,我不知道小影姐的家在哪啊!要不你们在这先等会,我回来再接你们?”

    一听这话,麻子夫妇态度更坚决了,冲萧何吏挥挥手,连剩下的饭菜也没拿,就冲到雪里向医院外跑去。.

    萧何吏无奈地摇摇头,对飞扬说:“那咱们就走吧。”

    一行年轻人心思不同,却都很兴奋,一路说笑着来到了停车场,云飞扬把车门打开,萧何吏坐在了前面副驾驶座上,三个女孩坐在了后排。

    正在叽喳欢闹着,柳青香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苗苗?你下班了?”柳青香看了萧何吏一眼,按下了免提。

    “嗯,香香姐,你还在医院吗?”

    “还在,马上准备走。”

    “萧哥呢?和你在一起吗?”

    “在呢!你跟他说话不?”

    “嗯。”

    柳青香把手机递给了萧何吏。

    “苗苗啊,你下班了啊?”

    “萧哥,对不起啊,没能过去陪你……”

    “呵呵,没事。”

    “老板回家过年了,把店都交给我了,我……”

    “苗苗,萧哥明白,萧哥就想告诉你,得到领导和老板的信任很不容易,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要辜负了这难得的信任。”

    “萧哥……”

    “对了苗苗,我们要去玩,你来吗?”

    “好啊萧哥,你们去哪?我赶过去!”苗苗的声音有些兴奋。

    萧何吏一愣,回头望着乔素影:“苗苗,你等一下。”

    乔素影刚想伸手接电话,柳青香插话道:“小影住得太远了,不如去我家算了,苗苗也方便。”

    萧何吏点点头:“也好。”又看看乔素影:“行吗?”

    乔素影是个极爱整洁的人,家里几乎从不待客,她的沙发,她的床,一直都没人碰过,而且最重要地是,家里连五个水杯也凑不全,今天见这么多人去,心里本来也正有些着急,现在听到萧何吏问她,便顺水推舟地点点头:“也好!”

    “苗苗,我们都去你家,你直接回家吧!”萧何吏对苗苗说道。

    “嗯,好的萧哥。”苗苗的声音里充满了快乐。

    萧何吏把手机还给柳青香,回过头把身子挪了挪,换了个很舒服的姿势:“飞扬,打开收音机听听。”说完往靠背上一躺,一副很惬意的样子。

    乔素影看着萧何吏美滋滋的舒服样,跟前几天就像换了一个人!心里有点好笑,便伸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萧何吏一愣,坐起来回过头迷惑地看着乔素影:“怎么了?”

    “萧哥,我想问你点事。”乔素影甜甜地说道。

    萧何吏脸一红:“净乱!别瞎叫!”

    “我不能叫吗?”乔素影故意装出一脸的茫然与难过,却忍了没几秒钟还是笑出了声。

    萧何吏有点无奈:“什么事啊?”

    “何吏,到底有多少叫你萧哥的女孩啊?你究竟有多少妹妹啊?”乔素影心情很好地打趣道。

    “净胡扯,哪来那么多妹妹啊!”萧何吏气的转过头重新躺下了。

    柳青香和小云也哈哈大笑起来,云飞扬也抿着嘴不出声地笑着。

    车里的笑声刚安静下来,小云突然粗着嗓子很深沉地来了一声:“萧哥!”

    车里顿时笑得人仰马翻。

    “再没大没小,我可真揍你!”萧何吏扳着脸想狠狠地训斥小云,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跟你们扯了!”虽然成了被攻击取笑的对象,但萧何吏的心情还是很愉快,他回过头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大了一些:“都听歌!谁也别说话!”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我的哥哥你心里头爱的是谁……”众人刚刚安静下来,收音机里突然传来孟庭苇凄凉柔美的歌声。

    车里的人愣了一下,随即就爆发出一阵大笑,尤其是笑得前仰后合的小云和乔素影,一手按着肚子,一手还要擦着眼角的泪。

    一路笑语欢声,车很快到了柳青香的楼下。

    三个开心的女孩推搡笑闹着下车,小云指着装满依然丰盛的剩菜的食盒提议道:“带上去吧,万一玩的饿了可以吃点。”

    柳青香下车的时候,脚一滑差点趴在地上,还没等站稳就立刻说道:“好!我家里还有酒,咱们上去接着吃年夜饭!”

    乔素影慢慢下了车,站在一旁笑着,心里感觉这种气氛真是有趣,把她牵引的好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刚才甚至故意坏坏地推了一把弯腰下车的柳青香略撅的浑圆,使得柳青香脚下一滑,差点在雪地里玩了一个狗啃食。

    萧何吏点点头:“好!咱们上去喝酒!”

    云飞扬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萧何吏,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现在听到他这么说,立刻就弯腰把食盒提了出来。

    萧何吏刚要上前帮忙,云飞扬仿佛也有些兴奋,手腕向上一抖,低声喝了声“起!”,食盒便稳稳地飞了起来。

    众人一时看得有些发呆。

    食盒落下的时候,云飞扬伸出右手轻轻一拖,偌大一个食盒竟然就稳稳地粘在了他的手上。

    “好!”“飞扬,你真棒!”几个人如梦初醒般地叫起好来。

    “我先上楼了。”云飞扬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怯,托着食盒快步向楼内走去。

    身怀绝技的云飞扬一直内敛低调,但今天却已经是第二次卖弄了。究竟是因为什么,萧何吏也能猜到几分,目光便暖暖地向那挺拔矫健身影望去。

    柳青香见萧何吏有些出神,便走过去举掌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想什么呢!赶紧上楼!我先去开门!”铿锵简短地说完三句话,蹬蹬蹬向楼上跑去。

    萧何吏肩膀吃痛,微微一呲牙,朝乔素影苦笑:“咱们的武林高手不少啊,怎么个个都会铁砂掌!”

    乔素影用笑容回应着,心里却在提醒着自己,客场作战,如果一旦流露出作为客人的拘束,那么肯定会被柳青香体贴照顾的更加难以放开,到时候再想放开都难了。

    “走啊,上楼。”萧何吏轻轻地甩了甩头,显得很是飘逸。

    乔素影心里莫名地一颤,许久许久没见到他这个动作了,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把萧何吏的胳膊抱在怀里笑道:“走。”

    萧何吏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乔素影胸前的柔软迅速通过胳膊传递到全身。

    他微微挣了一下,乔素影白了他一眼,却抱得更紧了:“走啊!”说完半拖半拽地拉着他向楼上走去。

    萧何吏微微摇着头,仿佛很无奈,却又仿佛很享受。

    小云嗤嗤笑着,越过两个人向楼上跑去。

    等萧何吏和乔素影磨磨蹭蹭挎着胳膊进了门,早到的几个人早已经忙活起来。柳青香忙着在厨房热菜,小云收拾着沙发和茶几,云飞扬则端着热好的菜进进出出地奔忙于厨房客厅。